明星资讯

诗选鉴赏3

2019-11-09 16:49:3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诗文与著述 3

1、诗文辑注

宜昌市文安之研究会专辑2018年第二十期

诗选鉴赏3

1、诗选鉴赏

五言古

九日平江阁宴集得褧字

凉秋晓露滋,杰阁诸天迥。寒林初魄澄,高霞散溟涬。寻菊经茶寮,寒香杂煮茗。偶闻松风生,飞涛惊绝顶。明烛战楸枰,觞行恣酩酊。繁吹凌山椒,垂汉星逾炯。有客矜逃禅,深语戒独醒。起视荇藻光,人与竹月并。婪饮湛余沥,坐爱白衣褧。欲补龙山亡,予其愧匡鼎。

(此诗载于清同治三年《宜昌府志》“艺文志(上)·五言古”。 民国25年《宜昌县志·副刊卷》“文征十·诗”亦有载)

【注释】

平江阁:依照文献记载,当在今宜昌城沿江大道一带,面对葛洲坝岛,惜不存。宜昌旧志载有清代邑人陈士望诗《平江阁观江涛》与严登云诗《秋日登平江阁晚眺》。

褧(jiong):同“綗”,意指罩在外面的单衣。

初魄:农历每月初三四的月亮。语出北周王褒《咏月赠人》:“上弦如半璧,初魄似蛾眉。”

溟涬(xìng):指自然之气混茫貌。

茶寮:指卖茶水的小屋。

楸(qiū)枰:古时都用楸木做棋盘,枰指棋盘,后“楸枰”专指棋盘的意思,也可以指下棋。

起视荇藻光,人与竹月并:化用苏轼《记承天寺夜游》语句:“庭下如积水空明,水中藻、荇交横,盖竹柏影也。”

补龙山亡:苏轼有《龙山补亡》诗,前有小引:“丙子九日,客有言龙山会,风吹孟嘉帽落,桓温使孙盛为文嘲之。嘉作《解嘲》,辞致超逸,四座惊叹,恨今世不见其文。因戏为补之。”借指文人集会赛诗。

匡鼎:源出《汉书·匡衡传》载:“诸儒为之语曰:‘无说《诗》,匡鼎来;匡说《诗》,解人颐’。”颜师古注:“服虔曰‘鼎犹言当也,若言匡且来也’;应劭曰‘鼎,方也’。”

龙泉晓发偕罗季玉于尧夫钱汝一

久客厌车尘,久住伤离索。共持精进心,贾勇寻幽壑。起视桃李烟,春光未云薄。长松相与青,同志有余乐。下马理清言,不复问寥落。阿兄护马短,虽黄不言弱。角抵为溪好,三折惊梦怍。侵晓逐前路,仆夫争束缚。寒流荡旧,野烧肥秋获。露畦劳子妇,周回肆力作。顾我千里色,落月洗清槖。苦乐亦何恒,斯言如可乐。

(此诗载于清同治三年《宜昌府志》“艺文志(上)·五言古”。据民国25年《宜昌县志·副刊卷》“文征十·诗”亦有载)

【注释】

龙泉:指今夷陵区龙泉镇一带,与今鸦鹊岭镇文畈仅金银岗一山之隔。

罗季玉:夷陵人,即罗旒,有文名。南京工部尚书刘一儒的长子刘戡之有诗《同罗季玉诸文学过三游洞步白太傅本韵七言排字1章》为证。而据清《文氏宗谱》记载,罗旒之女为文安之大儿媳。于尧夫、钱汝一也为地方名流,与文安之志同道合,故称“同志”。于尧夫,乾隆版《东湖县志》记载:“于时雍,字尧夫,天启甲子举人,仕为星子(九江)令,民戴之如慈母。癸未闻荆州之变,辄悲忿不食,卒于官,士民葬之庐山下。”文安之次子文协吉“娶工部主事于公女,生二子二女”。于尧夫与“工部主事于公”是否是为同一人尚待考证,然于门与文家颇有渊源则是无疑的。

久客:或指在亲朋好友家留居许久;或指流寓川蜀之地或侨寓容美土司作客甚久,偶而回乡与故人结伴同游。若是前者,当系首次由京城罢归之后,若是后者,概为甲申国变以后,时在崇祯末年。因系仕途失意,削籍为民,正所谓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故有“伤离索”之情怀。

贾勇:意同“余勇可贾”。全句有语含双关意,明似寻幽探险,暗指精诚团结要匡扶明室。资料表明,崇祯皇帝自缢、清军入关后,文安之曾“忠愤激昂,洒血起义”。其时,文安之年已五十余岁,然仍“老骥伏枥”,正如其诗所云:“阿兄护马短,虽黄不言弱。”

角抵:古代一种较力游戏,类似今天的摔交。主要是通过力量型的较量,用非常简单的人体相搏的方式来决出胜负。

3折:本义有指多次受挫,也指路途多次转折。联系下文,当指三场之意。怍,指惭愧。

:指日光或日高。

子妇:指儿子和儿媳妇儿,也专指儿媳妇儿。据文门谱载:文安之的长子初吉生于万历丁末年(1607),娶罗氏为妻,卒于崇祯十年(1637)。甲申国变是崇祯10七年(1644)。因此可知,文安之作此诗时,其长子业已去世。

千里色:唐代诗人荆叔有诗云:“汉国山河在,秦陵草树深。暮云千里色,无处不伤心。”槖,“橐”的异体字,指一种口袋。

诗选鉴赏3

诗选鉴赏3

作者简介:西楼生,夷陵区人,文安之十四世孙,文安之研究会会长。

威尔刚药效持续多久

西地那非中间体的合成

枸杞酸西地那非金戈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